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伊始,“巴厘绿纤”一直是绿色水螅珊瑚的主宰,统治时间长达20余年。在硬骨珊瑚世界中,“巴厘绿纤”属于绿色鹿角尖锐珊瑚,生命力极强,分布也极为广泛,甚至在澳大利亚都能看见它的踪影。比如Dallas Acro(达拉斯孔珊瑚),后者就是人们首次成功培育的一种鹿角珊瑚。



我相信多数硬骨珊瑚爱好者不会花费心思寻找全新的绿色水螅体石珊瑚(SPS)。不过这株硬骨珊瑚颜色鲜艳靓丽,而且将颠覆您对绿色鹿角珊瑚的认知。话说在八年前,我在凯文位于美国斯波坎的梦想水族馆邂逅了这株珊瑚。


那株硬骨珊瑚完全可以说美到难以名状,旁边还有一大簇珊瑚坐落着,后者就是如今的纯绿花鹿角珊瑚。这株珊瑚不仅绿得耀眼,而且令人难以忘怀。不过它家的绿纤珊瑚群也不逊色。这两株珊瑚在金属卤化物灯的照射下茁壮成长。


罗伯特家的橙色花鹿角珊瑚


不过两年前,我可差点把它给忘了。凑巧的是,当时我来到了罗伯特位于荷兰的水族馆,发现他不仅喜欢而且也养了一些花鹿角珊瑚,其中就包括纯绿花鹿角珊瑚。不过他家的花鹿角可比凯文家的靓丽多了,这株珊瑚拥有一些橙色的条纹,后者在A. sarmentosa中较为明显,有时也会在A. florida中显现。


这个秋天,自从我在纽森珊瑚王朝与这株珊瑚邂逅之后,我对纯绿花鹿角珊瑚的喜爱达到了顶点。如果你上月来加州参观过Reefapalooza的话,你肯定见过乔什家的小水螅体石珊瑚,这是我这么久以来见过得最漂亮的珊瑚了。它不仅体积大,分叉多,而且颜色异常靓丽。乔什家的珊瑚数量颇多,品种也十分齐全,但是当我一看见纯绿花鹿角珊瑚的时候,我就知道它是从来哪儿来的了。



在水箱高强度灯光的照耀下,该珊瑚的色泽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其实在现实世界中,这种珊瑚的色泽并没有那么耀眼。不过我要纠正一下,花鹿角珊瑚在野外非常常见,而且在印度尼西亚的珊瑚文化中非常盛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再也没有遇到过斯波坎那个让我一见倾心的珊瑚了。


在上图中,纯绿花鹿角珊瑚看起来跟另外一组绿色的鹿角珊瑚一样,要是您用中等亮度的光照射它的话,那么这种珊瑚的色泽肯定会使您大失所望,因为这种光照度只是比较适合大水螅体硬珊瑚(LPS)。如果您用高强度光照射这株珊瑚的话(该光源适用于小螅体石珊瑚),那么它带给您的将是艳丽夺目的视觉享受。



本文译者:孙镭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小郭海水长期招募有偿兼职翻译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留言 


好书推荐 | 全球最顶尖海水鱼类杂志

点击这里订阅《CORAL》杂志  |  双月刊,英文版